Powered by Blogger.
RSS
Container Icon

Chua Clinic #1

在这家诊疗所开始了我3个星期的“实习功课”,见识了一幕又一幕的人间凡情。


在医生的诊疗室里呆了一个早上,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60%所学过的东西。


...另外40%是还没有学过的东西! (我知道有点夸张,算了吧,我很久没有用夸张手法写作文了。:P)


在诊疗室当旁听者,这不是我的第一次经验,而这医生,对我也不陌生。



还是先介绍一下这位医生。。。

他是我中学时期的学校董事长 - 我念过两所中学,AT和NH,因为AT学校没有中六班,导致我的两年中六生涯“无聊”地在NH学校度过。
据了解,这医生在我念中五时转到NH学校做董事长,所以,就算我转了校,他还是我的董事长!

*废话:这也意味着我中学时期在学校颁奖典礼上所得的奖金有一大部分是从他手中接过的!*


这医生应该可以说是镇上最资深的医生,妈妈告诉我他的诊疗所如今是镇上其中一间最“历史悠久”的诊疗所,其实还有另外一间,但是那开创医生已经逝世了,留下的诊疗所是由他的儿子接手,所以不再算为“历史悠久”。

诊疗所里设备大致上蛮齐全的,应有尽有。Ultrasound, X-ray, Fundoscope, ECG, 等等,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谚语不是我想到的,是曾经一位病人告诉我的!)

*这一点我没有夸张,我曾经因为手指割伤动过手术后麻烦多多而到访过超过5间不同的诊疗所,说实话,这件诊疗所是设备最齐全的一间!*


而这医生的病人,
有开着豪华轿车来的,也有开着普通kancil来的;
有骑着摩多车来的,也有骑脚踏车来的,
有搭巴士从老远来的,也有乘坐计程车来的,
有搭渡轮来的,也有坐船过来的!
(我指的是从Pulau Pangkor来到Lumut再到Sitiawan看病的“精神可佳”病人)



好啦,介绍完毕,进入正题。



中午,在诊疗室外“偷懒”了一下子(没有啦,医生叫我去他的书橱拿几本书来自修,我就顺便翻了翻一份报纸),看见一个病人步入了医生的诊疗室,我从后门也钻进了诊疗室。



这位年老的婆婆,一拐一拐,有气无力地走到医生桌旁的椅子,坐下。


“ 医生啊,我最近有点头晕,头痛,没有力,没有胃口,肚子痛,很累。 ”


“ 你跟谁住在一起?平时吃些什么? ” 医生大致检查她后问到。


“ 我啊,一个人住,平时就随便吃咯,医生我可不可以去医院住 ” 老婆婆说着,此刻她的眼框开始湿了,但她没有哭。


“ 你的孩子呢? ” 医生大致安慰她后问。


“ 他们多数都在外地 ” 老婆婆白发苍苍,无奈的回答。


“ 你一个人住有点危险,你的孩子有没有打算带你去老人院? ” 医生意识到这并非普通的病例,老婆婆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她的身体,乃是social problem...


“ 没有啦,他们说去老人院要付钱,不要送我去。 ” 老婆婆用手将眼眶中的泪水擦去了,但她还是没有哭。




“ 我这样的状况会死吗?我看死了算了吧,就算了吧.... ” 老婆婆此刻卧在诊疗室里的病床上,医生刚刚检查完毕。


“ 你的孩子有来吗? ” 医生问。


“ 他在外面。 ”



不久,老婆婆的孩子进入了诊疗室,医生问他一些老婆婆的情况,只见这孩子开始显出不耐烦的样子,开始指着老婆婆大发牢骚,说什么老婆婆很麻烦,他已经受够了,老婆婆很唠叨,很吵.........


此刻的我,突然感触很深,我不明白那孩子的心是用什么做的,脸皮到底有几寸厚,脑袋装的是什么?

他怎么不知道,在他还是婴孩时,老婆婆从没嫌过他麻烦,从没因为他很吵而对他置之不理,老婆婆千辛万苦将他养成这么大,他凭什么在那儿大发牢骚?


那孩子骂完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诊疗室。

老婆婆开始哭了,我拿了一张纸巾给他,握住她的手。

医生安慰完她后,低头写下所要开给她的药,老婆婆用手比了一个八,跟着一个二,试图告诉我,她已经82岁了,之后她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张沮丧的脸,
那句“算了吧”,
那双满了皱纹的手,
那湿了的眼眶,
那头苍白色的头发.......

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以后要好好孝顺父母”

老婆婆离开前,握着我的手,留下了这句话给我。



我的眼眶差点湿了,但我没有哭....


“以后要好好孝顺父母”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2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