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Blogger.
RSS
Container Icon

不能双手弹琴的日子

28/11/2007 下午三点,在等待五点去大学拿那令人害怕的成绩时,打算整理一下自己的桌子,刚刚去了Carefour,其中一个书包被那保安人员用一个塑料绳子绑了起来,就拿起剪刀要剪掉那塑料绳子,但是剪刀好像不够利,剪不断,就用刀片,刚好桌上有把新的刀片,是前几天拿出来借人割东西的。我不假思索,就拿起那把刀片,往塑料绳子切了下去。

一切下去,糟糕了,另一边手指满了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我大叫一声,打算用水洗掉那些血,可是,那血还是照流不止,就像开着的水龙头,一直流,不管我怎么做,那血还是不能止住....

于是马上冲出房间,房友在客厅,她看见我的情况,也紧张起来,我俩讨论怎么办,我说,没什么,血一下会止了(其实我没什么把握),叫一个会FirstAid的同学来包扎一下就可以了。她说,不能,一定要去看医生,怕发生什么事,我们就这样匆匆忙忙的下楼去,搭计程车去诊疗所,电话都没带。医生帮我检查后,叫我去医院,因为他怀疑我连筋都割断了,需要动手术接回。医生帮我将伤口包扎起来,暂时解决了血一直流的问题。

当时我不知怎么办,因为,我没带电话出门,不知联络谁。没办法,只好用诊疗所电话致电爸爸(其他成人的电话号码我不会背),向他要了舅舅的电话。舅舅之后送我到了医院。

晚上九点,医生才确认我必须住院动手术。长话短说,这间医院太糟糕了,从四点抵达这里,九点才被专科医生通知需入院动手术...而且我是被送入紧急部门的哦。我是手指问题还没什么,可是身边那些快垂死的病人,竟和我一起在等待!!

HUKM, 这就是去年世界排名1?? 的大学的医院,去年因排名高过马大,荣升全国最好大学位置,可是它的医院却是这样的。难怪今年的世界大学排名中,连这间大学也跌出200名以外。

晚上十一点,我吃完在医院的第一也是最后一个餐(因为过后我足足禁食禁水了二十八个小时!!),也签下了动手术证书。医生来告诉我其实当晚他们打算为我动手术的,但是突然有个Emergency案发生,危及人命,手术室不够用,明天早上才可以为我开刀,要我谅解。

30/11/2007 凌晨一点,已经二十六个小时没喝水及进食了,护士才来叫我去动手术。手术时间竟然可以从前天晚上拖到现在!!

早上十点,我终于可以出院了,可是手被包扎得像木乃伊的手那样,里面放了一只铁。

那天,开始了我不能双手弹琴的日子,因为筋(Tendon)需要六星期来复原,不是Regeneration,是Fibrosis。六星期后,我才可以开始物理治疗,才可以开始双手弹琴。现在,坐在钢琴前,只能用一边手弹,有点担心我的右手会Hypertrophy,其实是不可能的事啦。

就祈祷我的手指快快复原吧!! =)


December 12, 2007 at 09:27 AM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